快捷搜索:

《南乡子·集句》古诗词鉴赏

南乡子·集句

苏轼

怅望送春怀杜牧。

渐老逢春能几次杜甫

花满楚城愁远别许浑,伤怀。

何况清丝急管催刘禹锡。

吟断望乡台李商隐

万里归心独上来许浑。

景物登临闲始见杜牧,倘佯。

一寸相思一寸灰李商隐。

苏轼词作鉴赏

“怅望送春怀”,起笔取杜牧《惜春》诗句,点对酒伤春意境。怅望着这杯送春之酒,撩起了比酒更浓的伤春之情。次句直抒伤春以是伤老。“渐老逢春能几次”取杜甫《绝句漫兴九首》之句。杜甫此诗是流散成都时作。渐老,语意含悲。逢春,则一喜。能几次?又一悲。非但一悲,且将逢春之喜也一并化而为悲。一句之中一波三折,笔致淡宕而苍老。昔人谓杜诗笔老,说得极是。东坡拿来此句,妙恰恰写照了自己“乌台诗案”后贬谪黄州的相似心情。东坡黄州诗《安国寺寻春》云“看花叹老忆年少,对酒思家愁老翁”,可尽此句意蕴。此时恰是看花叹老,对酒思家,以是下句便道:“花满楚城愁远别。”此句取自许浑《竹林寺别朋侪》诗。时当春天,故曰花满。

谪居黄州,恰是楚城。阔别故国,岂不深愁!花满楚城,触目悲伤,真是春红万点愁如海呵!取此句实切己之至。楚城一语,已贯入词人受毒害遭贬谪的政治背景这一深层意蕴,并隐然翻出之,词句便不等同于伤春伤别之原作,这极能表现集句古为今用之妙。

“伤怀”,短韵二字,分量綦重,席卷尽临老逢春远别之各种苦楚。上片有此二字自铸语,遂进一步将所集唐人诗句融为己有。“何况清丝急管催”,此句取自刘禹锡《洛中送韩七中丞之吴兴》诗。悲伤人别有怀抱,更何况酒筵上清丝急管之音乐,只能加重难以为怀之伤心。周邦彦《满庭芳》云:“干瘦江南倦客,不堪听、急管繁弦”,语意相似,若知人论世,则东坡此句实沉痛过之。

过片出力写思乡之情。“吟断望乡台”,取自李商隐《晋昌晚归顿时赠》诗。义山原诗云:“征南予更远,吟断望乡台。”这里虽是取其下句,着实亦有取上句。东坡宦游本不忘蜀,其《醉曲折潦倒。席上呈杨元素》云:“故山犹负生平约,西望峨嵋,长羡归飞鹤。”退隐旋里,险些是东坡生平始终萦绕纠缠心头的一个情结。

人穷则思返本,何况南迁愈远故国。当喝酒登高之际,又怎能不倍加望乡情切!下边纵笔写出:“万里归心独上来。”此句取自许浑《冬日登越王台怀归》诗。词人归心万里,同筵的诸君,又何人会此登临之意?“独”之一字,凸起了词人的一份孤独感。东坡黄州诗《侄安节远来夜坐二首》云:“长夜思家何处?”语意同一深奥深厚。万里归心,本由宦游而生,更因迁谪愈切。无可开脱的迁谪意识,下句进一步流露出来。“景物登临闲始见”,取自杜牧《八月十二日得替后移居霅溪馆因题长句四韵》,盖有深意。原诗云:“景物登临闲始见,愿为闲客此闲行。”两句之中,“闲字”三见。东坡取其诗意,是全部地融摄,又暗注己意。春日之景物,只是以身已闲,始得安闲登临见之传神如斯。此句虽是言登临览景,着实已转而省察自身。“闲”之一字,饱含了自己遭贬谪无可作为的莫大年夜苦楚。“倘佯”二字,也是下片独一自铸之语,但它所关消息甚大年夜,暗示着词人此时心态由外向转而内向之一过渡。辗转倘佯,反思心坎,恰是“一寸相思一寸灰”。结笔取李义山《无题》“飒飒春风小雨来”诗句,沉痛至极,包含至广。东坡黄州诗《寒食雨二首》云:“君门深九重,宅兆万里。也拟哭途穷,逝世灰吹不起”,恰是结笔甚至全词的极好注脚。

君门弗成通,故国弗成还,两般相思,一样寒灰。东坡黄州,自有人所熟知的奔放一壁,可也有心若逝世灰的另一壁,此词反应的便是东坡当时心态中灰色的一个侧面。

此词落墨于酒筵,中心写望乡,结穴于一寸相思一寸灰的反思,出现出一个从向外不雅照而返听收视、反不雅心坎的心灵活动历程。由外向转而内向,是此词特色之一。而此词则证实,东坡词横放精彩风格之外,更有内敛绵邈之一体。若进一步知人论世,则当时东坡之思惟蕲向,实已早年期更多的向外用力,转变为更多的向内用力。南宋施宿《东坡老师年谱》元丰三年(1080)谱云:“到黄(州)无所用心,辄复寻思于《易》、《论语》,端居深念,若有所得。”可见此词出现反不雅心坎之特色并非偶尔。同时,词中取唐人诗句无一而不符合词人当下之现境、命运、心态,既经其灵气融通,遂焕然而为一新篇章,具一新生命。集句为词,信手拈来,浑然天成,如自己出,是此词又一特色。东坡这首集句词之成功,足见其博学强识,更足见其思惟之自由机动。

拔取昔人成句合为一篇叫集句。这本是诗之一体,始见于西晋傅咸《七经诗》。宋代自石延年、王安石文天祥,都喜为集句诗,天祥《集杜诗》二百篇最为闻名。王安石以集句为词,开词中集句一体。苏轼作有《南乡子。集句》三首,这是其第二首,词中所集皆唐人诗句。详审词意,算作于贬谪黄州时期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